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凤凰天机生活幽默玄机

搜索
查看: 19587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收起左侧

3d走势图带连线图明版资料共享大全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注册时间:2018-12-28

18

帖子

12

主题

0

精华

二级

Rank: 2

积分
1032
QQ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2-25 10:5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找对象就上白小姐六合彩APP,300万蚌埠人关注的APP,应用市场搜索白小姐六合彩均可下载,等你哟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三、马武
萧寒初中毕业时,因为成绩不好只能到珠城一中上高中,这时虎哥也因厌学,高中没上完就让萧寒父亲托关系参军走了。萧寒在家和父母很少交流,平时只和虎哥还谈得来,他这一走,使得萧寒更加心灰意懒,只有收到萍姨的信件时才能找到心灵上的慰籍。
萧寒有个铁皮饼干盒,里面专门存放萍姨的来信,每当不顺心时就会打开盒子,一遍又一遍看着萍姨的来信,有时也会写上几封信,把自己在珠城的情况告知她,多数是报喜不报忧。一年多来,通过信中字里行间的交流,萧寒对萍姨感情越来越依赖了,同时也觉得自己在慢慢成熟、慢慢长大。萍姨最近的信中,提到已经与她在美国的父亲联系上了,很快就要到美国与家人团聚,不知她走后还回不回来。
新学校、新学年,萧寒被分到高一(三)班,还是尖子班,林哲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机缘巧合又和萧寒成为同班同学。上学十几天了,萧寒发现班上有个同学不怎么合群,他叫马武,言语少、不爱笑,总是躲躲闪闪,让人有种难以接近的感觉。萧寒和林哲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上学时有意无意地观察着,下课也有几次尾随跟踪。几次跟踪后,马武可能有所察觉,在一次跟踪途中萧寒和林哲被马武堵在他家的巷口,“你俩跟踪我有好几天了,到底想干什么。”马武歪着头,警惕的看着他俩。
“马武,不要误会,我们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,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心眼。”萧寒本想说你为什么不合群,后来想想第一次见面不能刺激他。
“你们早说呀,既然到巷口了,不如到我家坐坐。”消除误会后,马武一改往日的拘谨,但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丝苦笑。
“马武,你家这里叫什么地名,怎么巷子七扭八拐的像个迷宫。”萧寒和林哲跟着马武身后,走在斑驳的青石板上,没话找话。
“这里叫‘大舞台’,旧社会是有钱人听戏玩耍的地方。”
原来解放前京剧盛行时,珠城太平街南头蒋岗巷和席家沟的两大商家合资兴办唱戏的大舞台,是供人们消遣娱乐的场所。现在经过岁月的洗刷,只剩下一个带有影壁墙的石砌台子,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奢华。
马武家是个大家庭,父亲在市搬运公司当装卸工,母亲在附近太平街上做点小生意,六个兄弟姐妹中马武排行老二,老大是姐姐,下面有两个弟弟、两个妹妹。他家在“大舞台”西北角,临巷一间大瓦房分割成三间,全家八口人挤在里面生活,屋外自己砌了一间简易房,用于烧锅做饭,一家虽然艰苦但过得还算融洽。
马武父亲工作的搬运公司大部分员工是解放前的码头工人,由于当时为抢码头,这些工人或多或少会参加一些帮会组织,骨干人员还会拜师学艺。当年,马武父亲十几岁就拜师于宋门,潜心练习心意六合拳,据说五、六个壮小伙难以近其身。马武受他父亲的影响,从小就跟着父亲和师叔、师伯练功习武,学艺已有十个年头,现在手拿一条齐眉棍已能耍的心手相应,只是门规较严不敢张扬,同学们都不知道班级里还有一个武林高手。
自从听说马武习武后,萧寒和林哲没事就到他家玩,有时磨着马武父亲讲解放前“打码头”的故事,听到精彩之处都情不自禁咂嘴称奇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临近高一放寒假时,萧寒他们正在上课,一位中年妇女跌跌撞撞地闯进教室,哭喊道:“马武,你父亲出事了,正在医院抢救,赶快跟我去见你父亲。”
马武愣神片刻,啥也不顾地夺门而出,向校外狂奔。后来听人介绍,马武父亲在搬运大型货物时,为了救工友被砸不治身亡。
出殡那一天乌云密布,萧寒和林哲早早来到马武家帮忙,马武作为家中长子披麻戴孝,手捧挂有白绫的父亲遗像,走在送殡队伍的最前面。他身后两个姊妹搀扶着悲痛欲绝的母亲,踉踉跄跄缓缓而行,另外几个弟妹少不更事,跟在大人后面全然不知家中失去顶梁柱将意味着什么。十六位壮汉交替抬着黑漆漆的棺材,两边吹鼓手卖力地奏着哀乐,金钱般的冥币漫天飞舞。走在队伍中间的萧寒,远远望着马武正在抽泣的背影,泪水不住地流下来,感觉心都要碎了。
出殡的队伍走了很长时间来到西郊坟地,此时天空中的乌云越聚越厚,瞬间狂风夹杂着大雨倾泻而下,人们被吹的东倒西歪,凄凉的唢呐声也被阵阵暴雨声所淹没。小矮坡上事先已挖好了一个宽大而深的墓穴,棺材在泥泞中由麻绳缓缓降到墓底,马武母亲已经全然不顾周边的泥水,趴在盖板上全身搐动泣不成声,仿佛她的灵魂被一丝丝地抽出,去追寻逝去的夫君……
一周后,马武匆匆来到学校,即没有上课也没有找萧寒他们,直接到教务处呆了一时就悄悄地走了,事后班主任才告知马武已申请退学了。萧寒和林哲听说马武退学后非常惊讶,下课后就径直赶到他家,两人刚进门就看见他一个人坐在床上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挂在墙上他父亲的遗像,嘴唇微动,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,全然不知有人进入房间。
萧寒看着马武颓废的样子,即为他伤心又不知从那里可以帮助他,只好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:“马武,你为什么要退学,如果有困难我和林哲可以帮你。”林哲也在旁边附和劝解着。
马武收起迷离的神情,回身幽幽地答道:“可能退学是我最好的选择。”
“这话什么意思,能不能说些我们能听得懂的话。”马武冷不丁的一句话,搞得萧寒他们丈二摸不清头脑。
原来,马武父亲是因公死亡,除了发放抚恤金外,按规定他的子女可以有一人顶替死者到国营企业上班,而马武家里他姐姐已在纺织厂工作,其他弟妹年龄小不合规定,只有马武够格。马武思前想后,他父亲死后靠母亲和姐姐微薄的收入难以维持一大家子的生活,做为家里的长子有义务把家撑起来,最后决定离开心爱的学校,到搬运公司做装卸工挣工资,帮母亲分担家用。
马武工作的地方通常在码头,偶尔也到火车配货站卸货,萧寒和林哲去过几次马武单位,就在淮河边上的三号码头。以前淮河沿岸虽拥有便利的水运条件,但在传统交通模式下,一直是一个渡口一个小集市,而三号码头靠近市区商业中心,周边设有粮行粮店、油盐杂货店、酒坊、船行等,是方圆百里农产品交易和竹、木、茶等土特产的集散地。随着津浦铁路的延伸,南北货物途经铁路、河道越来越频繁,马武公司的任务也越来越重,萧寒每次去码头都见他汗流浃背地忙碌着。
期中考试刚结束,萧寒想想已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马武了,就约上林哲找他玩,看看能不能蹭一顿酒饭。去的路上,天上下起毛毛细雨,三号码头比平时显得冷清,为防止雨淋货物上都由草席或毡布盖着,靠码头进出口处的工棚里传来阵阵吆喝声,萧寒他俩闻声而寻,只见马武正领着一帮工友在玩“掷骰子”。
只见屋内的大桌上放着一个粗碗,碗里放着四个骰子,桌边有七、八个人或坐或站,但他们的面前都堆放一些一分、二分和五分的硬币,还有为数不多的纸币。可能是轮到马武坐庄,他熟练地拿起碗中的骰子握在双手,举到齐眉左摇摇右晃晃,嘴里还不时地叫唤着“快点下注”,等大家都下注后,马武奋力掷出骰子,四个骰子就着惯性在碗里“滴溜溜”地打着旋,桌边的工友们哈腰伸头凝神贯注着碗里的骰子,有几个情绪高亢的工友拍着桌子高喊“四个六、四个六……”。
萧寒和林哲知道珠城社会上流行“掷骰子”的赌博形式,但真正深入其景还是第一次,两人被屋内狂野的笑声、叫骂声所感染,马上跃跃欲试地挤进人群,这是马武也发现了他俩忙招呼道:“萧寒、林哲,来我这边帮我助威,今天手气忒好,已赢了二十几元,晚上我请你们喝酒。”
萧寒看了一会儿已大概了解“掷骰子”的游戏规则,骰子俗称“色子”,开赌前各自根据手气的好坏进行押注,然后参赌人员各掷一把骰子,谁的点数大谁就赢。不多时,马武面前的钞票进进出出又赢了不少,外面天色渐晚,雨也停了,参赌的人也陆陆续续停手但没走,都嬉皮笑脸地盯着马武。马武见状知道大家想让他请客,忙收起骰子、拢了拢桌上的钞票,大气的嚷道:“大家都到‘望淮楼饭店’,我请客。”
望淮楼饭店地处三号码头斜对面,紧邻火车配货站,是外地商户食宿佳地,同时由于饭菜价格适中也是当地供销单位请客的首选饭店,马武因为经常帮市物资局和供销社领导搬运点私货,在这里被请吃几次,借着领导的名头慢慢和饭店经理熟络起来。
萧寒头次参加正式宴席,又坐在主位的旁边有些拘谨,但心里还是有些飘飘然,几杯酒下肚后发觉那些搬运工特别好相处,虽然他们开口闭口满嘴荤话,但性子直爽。通过和他们交谈,萧寒发现马武变得成熟了,言谈举止中俨然已是这些工友的主心骨。后来才知道,马武遗传了他父亲的性格,做事踏实、为人仗义,特别是几次与其他搬运队的冲突中,他始终冲锋陷阵,一次次地领着同事化解矛盾,渐渐在三号码头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,现在已被公司任命为三号码头主管。
四、初恋
转眼快到元旦了,萧寒突然接到一个从上海寄来的包裹,里面附了一封萍姨的来信,说她已从美国回上海了,这次回来后打算在上海开一家贸易公司,还说疯子也调到市局刑侦总队,比以前更忙了。信中还问萧寒学习情况,高中毕业后有什么打算,如果想考大学建议考上海的大学,信的结尾让萧寒寒假时回一趟上海,可能萍姨真的有点想他了。
看完信后,萧寒打开包裹,里面包着几本近期出版的文学期刊《收获》,期刊书里夹着一张精致的书签,书签上用娟秀的字体写道“路漫漫其修道远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
《收获》里有许多反映现代爱情的小说,萧寒慢慢被这些动人的故事所吸引,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张扬的《第二次握手》,他特别羡慕苏冠兰与丁洁琼的相爱经历,也为琼姐一心一意履行着爱情约定而感动,有时觉得萍姨与琼姐似曾相仿,她们都有刻骨铭心的初恋,结尾却都是孑然一身、踽踽独行。
可能是少年都有寻找美的本能,让人总忍不住被美丽的文字所吸引,萧寒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看小说,家里的几本文学书籍很快就被翻烂,只好放学后到新华书店蹭书看,有时电影院放爱情片也会去看看。
不知什么时候珠城各大剧院时兴演话剧,大都反映当代现实生活的,萧寒跟同学看了几次,被它的独特的表演方式所吸引,渐渐地也迷上了话剧。
一天,萧寒听说大光明剧院要公演话剧“于无声处”,就对家人谎称星期日要到学校补课,独自一人进剧院看表演。
“于无声处”说的是老党员梅林和儿子欧阳平途径上海,来到老战友何是非家中,何是非过去曾诬陷梅林为叛徒,这次又得知欧阳平因收集“天安门诗抄”而成为被追捕的“反革命分子”,随即向“四人帮”分子告密,欧阳平遭逮捕后,何是非的妻子、女儿也与之决裂。随着故事的展开,萧寒慢慢回忆起当年“天安门事件”时,从上海回珠城前与萍姨和疯子告别的情景历历在目,当时自己年少对政治还处于懵懵懂懂,现在回想起那个时期双方斗争却是你死我活、惊心动魄。
走出剧院,萧寒还沉浸在故事的曲折中,突然右耳被一只纤手拧着提起,一阵剧痛萧寒刚要发作,就听见一句清脆婉转的声音传来,“瘦猴,看见我还装着不认识,还想溜。”
萧寒斜脸一看是溪霞,知道遇到这个“愣丫头”唯一的办法就是服软,马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:“我的好妹妹,你先把手拿开,要不我请你吃零食。”
“这才像话。”
萧寒有近一年没有见过溪霞,俗话“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漂亮”,她的个头长高了、身材丰满了,原来的“马尾辫”不见了,换成一头乌黑、飘逸的长发,但那双犹如葡萄般晶莹剔透的眼睛仍透出一丝精灵古怪。
“溪霞,你都成大姑娘了,还这么疯疯癫癫,当心以后嫁不出去。”萧寒捂着拧痛的耳朵,装着生气的样子。
“看样子耳朵还是没有拧到位,嘴巴又欠撕吧。”溪霞说着双手又朝着萧寒探去,萧寒一闪身抓住她的手向后一送,差点把她绊倒。回过神的溪霞,也不顾散场的人群,扯着劲地在萧寒后面追逐着、打闹着,两人不知不觉地跑过了一条又一条马路,终于两人都跑累了,坐在马路牙边喘着粗气,萧寒先开口告饶:“溪霞,我认输,我们不闹了,要不给你买几串糖葫芦,就算赔不是了。”
“看你这熊样,今天就饶了你,但现在要陪我去趟沙伯家,听说他病了。”溪霞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赶忙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拉着萧寒就朝军营方向走去。
在路上,萧寒才知道沙伯因为常年酗酒,胃痛病越来越严重了,溪霞父亲几次劝他住院都没当回事,就让溪霞去家里看看他。萧寒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到沙伯家了,更不知道他的病情怎么严重,想起沙伯对自己的恩情,内心总觉得很不应该,不停地自责着。
见到沙伯时,他正好从部队卫生院打针回家,萧寒和溪霞赶忙上前打听病情,好在虚惊一场,只是普通的胃炎病,只要按时服药病情就能缓解,但医生要求他戒烟限酒。
自从萧寒和溪霞去沙伯家看望后,俩人约定每个星期天谁有空谁就去沙伯家看看,怕他孤家寡人出事都没人知道,就这样一来一去,沙伯人也精神了,萧寒和溪霞见面也频繁了。
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因未谙世事,大多会对异性有好感,有可能是恋爱,也有可能是朦胧的喜欢。萧寒从小除了接触过“乖乖女”璐璐,基本上没有与其他女孩相处,遇到开朗活泼的溪霞后,原本寡言持重的性格变得豪爽开朗,有时遇到一些争执都会谦逊地一笑了之。
溪霞在二中读高一,学习不紧张,有事无事就到一中找萧寒,时间长了同学们都知道他俩在谈恋爱,萧寒也不反驳,只是默默地享受着这份“虚荣”。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一天下午放学的路上,萧寒突然被一位中年男子揪着领子扯到小巷里,整个身子被高高提起靠着墙上,“小子,还认识我吗。”
萧寒的喉咙被衣领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惊恐的双眼看着对方,讨饶道:“马龙叔叔,你抓我干啥,有话慢慢说,先把我放下,我都快要勒死了。”
“你现在知道害怕了,如果不把你和溪霞的事说清楚,今天我就把你挂在墙上。”马龙耸肩瞪眼,单手发力将萧寒提得双脚离地,另一只手握拳顶在萧寒的额前。
“马叔,我和溪霞就是普通朋友,你如要不信可以去问沙伯。”
“少拿沙伯说事,今天我就要……。”马龙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风风火火赶过来的溪霞推到一边,溪霞看着萧寒狼狈样,嗔怪道:“爸,你怎么像街头痞子一样,也不顾顾掌门人的形象,我都为你害羞,再说我和萧寒就是一般朋友,你至于大动干戈、不依不饶的。”
马龙似乎也发觉有些不妥、有失体面,但嘴上还是强硬道:“死丫头,还敢帮着他来对付老子。”接着,又恶狠狠地转向萧寒嚷道:“小子,天天不好好上学,除了打架,现在还学会了撩小女孩了。今天我警告你,离溪霞远点,如果发现你还和她来往,我就打断你的狗腿。”说完,撂下他俩扬长而去。
沙伯知道马龙找茬之事后,虽然不同意萧寒和溪霞早恋影响学业,但也没有反对,只是告诫萧寒还有一个学期就要高考,抓紧学习少点儿女心肠,两人真想见面可以趁休息日到他家相聚。
电影《庐山恋》在珠城已公演几天,还场场爆满,萧寒好不容易排队买到两张电影票,避开马龙悄悄约上溪霞到人民电影院去观看电影。电影《庐山恋》号称中国第一部吻戏,萧寒和溪霞对此充满着好奇,以至于忘看故事情节,只是在兴奋中等待着吻戏快点到来。当演员张瑜在郭凯敏的脸颊上留下轻轻一吻时,萧寒不由自主地歪头看了溪霞一眼,只见她两眼凝神银幕,脸颊绯红,一只手禁不住地伸向萧寒,仿佛身临其境。后来,两人又偷偷地看了《牧马人》、《生活的颤音》等多部电影,有时趁没人时想学着电影人物接吻,但都在关键时刻卡壳了。
转眼临近高考,萍姨来信虽然埋怨萧寒寒假没有回上海看她,但还是让他抓紧时间好好看书争取考上大学,最好是上海的大学。
这段时间溪霞知趣地减少与萧寒见面的次数,萧寒也一改往日无拘无束的习性,天天正儿八经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解题,在学校一次模拟考试中破天荒地进入年级前100名,惹得老师经常以他为榜样,说教其他不想上进的同学。
一天傍晚,溪霞神秘兮兮地找到萧寒把一摞手写的信纸交给他,轻声低语道:“萧寒,这是我们二中毕业班老师对高考的猜题,你认真的做一遍,如有不会答的题目,我去找老师要答案。”
萧寒一直觉得高考猜题有些荒诞,但越接近高考,这样的说法传的越神奇,校园里还流传着选择题口诀“三长一短选短,三短一长选长,一样长选C,一样短选B”,考过大学的都说这些口诀有点靠谱。萧寒拿着手稿,虽然对此不太相信但只要是溪霞送的,心里还是暖暖的,看着小脸红扑扑的溪霞忙说道:“溪霞,看你一头的汗,肯定是跑来的吧,快擦擦汗,到屋里喝口茶。”
“茶不喝了,让你爸妈看到又要误会了,现在是学业为主、前途为重,到时考不上大学又要怪我了。”溪霞微微仰起头,乌黑柔软的黑发别在耳朵后面,粉红娇嫩的嘴唇轻轻抿着,向着萧寒笑了笑,显出一种让男孩怦然心动的柔弱美,就像一个楚楚动人的少女。
萧寒呆呆地凝视着溪霞,喃喃自语:“溪霞,你今天真漂亮。”
五、插班生
高考前,萍姨的来信越来越频繁,几乎两个星期就有一封信,每封信中都叮咛萧寒要加倍努力争取考到上海的大学。为了让萧寒知道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的道理,萍姨的来信里经常谈古论今,说些古人励志的故事,特别是萍姨引用古文中的一句话,“凡事豫则立,不豫则废”对萧寒影响深刻。萧寒在练习高考作文时,就以此句话为习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,在文章中旁征博引反复论证,阐述了人们不论做什么事,事先一定要有准备,这样才能成功,不然就会失败。
一次模拟考试后,根据成绩排名萧寒留在尖子班,而林哲和其他十几个同学被分到普通班,虽然走的同学们意见很大,但学校为了升学率和荣誉已经不顾公平与不公平了。由其他班同时调入的还有一位插班生叫文强,他是一个活泼、健谈、身体结实的矮胖子,去年高考落榜后他选择到省城重点中学复读,但因为户口在珠城,只能回来参加高考。文强在珠城借宿的地方就和萧寒住一栋楼,俩人上学放学都是同路,再加上都喜欢讨论“数理化”,一来二回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分班后,林哲找过萧寒几次出去玩,但看萧寒学习很忙也就知趣的不来打扰了,林哲也知道自己不是上大学的材料,所以让他父亲托人找关系,准备高中毕业后就到铁路部门上班。萧寒似乎像换了个人一样,社会上的朋友几乎不来往,与溪霞见面也越来越少了,每天就是“二点一线”奔走在家和学校之间,而此时陪伴他的只有文强。
插班生复读有其优势,因为他们已经历过一场没有硝烟的“战争”,虽然感受过一次人生的大起大落,但许多人都会知耻而后进,为了梦想、为了美好的生活会加倍努力学习,更上一层楼。然而文强却又是另一种感受,原来去年高考只差几分就过了大学录取线,他又不甘心去读大专,就让家人托关系到一家省重点中学复读,去报名时有点不好意思,特别是与比他小的同学一起上课,总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留级生,感到很尴尬。
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,天气也越来越热了,夜幕降临后,整个珠城也慢慢安静起来,学校晚自习回家的路上,萧寒和文强像往常一样匆匆地往家里赶。萧寒在前大步走着,文强在后面腆着一个圆圆的大肚子,吃力地挪着两条粗短的腿,一摇一摆地跟着。
“萧寒,今天语文老师猜的作文题高考时会不会考?”文强虽然不怎么相信“天上能掉馅饼”,但还是有些碰碰运气的想法。
“文强,这种事信则灵不信则无,我们权当是一次练习做题的机会。”萧寒看着大汗淋漓的文强,接着调侃道:“你也应该减减肥了,这样的身材到大学后有哪个姑娘会喜欢你,更谈不上为‘四个现代化’的建设出把力了。”
“这个就很难说了,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保不齐就有许多漂亮的姑娘爱上我呢。”
萧寒就是喜欢文强“没心没肝”的性格,有时候被他呛得,就想掐一下他肥嘟嘟的脸,看看到底能不能挤出油来。后来真如文强说的,确实有不少女孩喜欢上他了,但是在他减过肥之后。
文强很少谈及他的家世,只是知道他父亲原来是投诚的国民党军官,“文革”期间被冤枉致死,他母亲也受到牵连,好在后来得到平反,被分配到珠城师范学校当老师,母子俩相依为命,为此她母亲对儿子文强的期盼比别人又深了些。文强母亲为了他学习的环境不受干扰,特意在学校附近借亲戚的空房给他学习之用,而她自己两边跑,帮文强烧饭洗衣服,做好后勤工作,文强每次谈及此事总有愧疚之意。
说到学习,文强确实比萧寒强,在学习方面他能沉下心,特别是“数理化”的课程基础比较扎实,一些刁钻复杂的习题在他的手里游刃有余。
文强每当遇到难题时,就会独自一人到角落里冥思苦想,开始萧寒还觉得他解题时怕别人打扰。但有一天萧寒无意中发现,文强出去解题时偷偷夹了一本课外书,出于好奇萧寒悄悄地跟了过去。只见文强走到操场边,坐在石凳上又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后才翻开那本课外书,似乎在书里寻找着什么。萧寒趁文强没注意,窜上去抢过那本书,定神一看是一本疑难解题参考书。
原来上世纪八十年代为了便于老师教学,陆续有些知名高校的教授牵头出版了许多辅助主课的教科书,但只限于老师这一层面,学生很难能阅读,而文强的《高中数学精编》就是其中之一。萧寒拿着书越看越生气,其中有许多难题在书里都有解答,难怪文强能很快地计算解题,而自己还像崇拜科学家一样崇拜他。
“文强,你小子也太不地道,好歹我还把你当知心朋友相处,而你却给我留一手。老实交代像这样的书还有几本,你要是再骗我,这本书就给没收了。”萧寒已经恼到极致。
“对不起,我也不是故意的,这样的书还有两本,正好凑齐数、理、化。这些书都是我母亲单位同事的,借我书时特意嘱咐说不要外传,因为多一人知道解题方法,就多一个竞争对手。”文强的秘密突然被戳穿,急的不知所措,豆大的汗珠顺着“包子脸”往下滚,看萧寒还是不依不饶,马上接着讨好地说道:“萧寒,其实我早就想把这几本书借给你看了,既然已经被你发现,以后我俩就一起参考学习,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,要不然我们就没有‘杀手锏’了。”
萧寒看着文强的窘态,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,想想高考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四到五,每个人有点私心也是很正常的,有点不好意思地把书还给文强,而嘴上却还在不停地抱怨着,但已经不怎么生气了。
第四章 至亲依然
一、重回故里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易信易信
收藏收藏 赞2 踩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时间:2018-12-30

3

帖子

0

主题

0

精华

二级

Rank: 2

积分
197
沙发
发表于 2019-4-22 07:07 手机版发帖 | 只看该作者
 
很长时间没有下文了,有点期待。
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手机版|白小姐六合彩网站 ( 皖ICP备15008515号-1、蚌公网安备34030002001436   

GMT+8, 2019-7-23 17:59 , Processed in 0.147208 second(s), 3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